首页 >  规章制度 >  《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说得清清楚楚

规章制度 甘诺颖 93℃ yzumpa.cn

《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说得清清楚楚

 



  2020年1月7日,国务院公布《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下称《条例》),该《条例》自5月1日起施行。这一消息的公布,对总是担心拿不到工资回家过年的农民工而言无疑是个好消息。近日,记者就该《条例》的内容采访了法官和律师,他们表示,《条例》第一次对农民工欠薪问题给出了成体系的预防和解决方案,今后相关部门在处理此类问题时有了权威性指导。

  以行政法规高度保护农民工工资

  五华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武子捷审理过不少涉及农民工讨薪的纠纷案件。武子捷表示,关于农民工欠薪的情形,不同的法律法规中都有涉及,各自有其范围和效力。在此之前,法院审理农民工讨薪纠纷案件时,法官要从不同的法律法规中寻找相对应的法律条文来加以评判,如果不同的法律法规对同一行为都作了规定,法官还需要根据具体情形判断适用最合理的条文以作裁决。

  “审案的时候要逐一去找,对法官而言工作量也不小。这一次《条例》将所有的法律法规条文中一系列的规定进行了集约化、精细化的整合,今后审理类似案件的时候,可以依据这一完整的规定进行裁决。”武子捷说,5月1日正式施行后,审理农民工欠薪案件时,《条例》将成为效力仅次于《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权威性裁决依据。

  刘胡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琳对此也表示认同,他说,此前,为了保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各个地方各个部门都相继出台过一些政策以及部门规章,例如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曾出台《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施工分包管理办法》规定工程企业必须确保劳务工资足额支付,北京、天津等地也出台过规范性文件,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企业进行严厉处罚。“这些都体现了政府的责任,也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农民工的合法权益,但更多的是从行政手段的角度去处理,这次是专门上升到行政法规的高度保护农民工工资支付。”

  增加预防性条款填补法律空白

  武子捷表示,《条例》是解决农民工欠薪问题的第一个完整性规定,其不仅对各相关部门的责任予以明确,还加入了预防性规定,“以往的各种法律规定偏重于进行事后的补救和惩戒,且较为零散,而《条例》从欠薪行为的预防、事中的监督、事后的惩戒三个角度都作了详细的规定。”

  武子捷和王琳均认为,《条例》所展现出来的预防性功能比较明显,例如《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建设单位没有满足施工所需要的资金安排的,工程建设项目不得开工建设;相关行业工程建设主管部门不予颁发施工许可证;政府投资项目所需资金,不得由施工单位垫资,第二十四条规定:建设单位应当向施工单位提供工程款支付担保。这些预防性规定是以前没有的,对于法律空白的覆盖,无疑给农民工的工资多上了一道保险。

  从事后讨薪变成事前预防,武子捷认为,这一转变将对法院工作带来很大影响,“在建设工程领域,农民工处在链条最底端,法院则成了解决农民工欠薪问题的最后一环,通过诉讼讨薪的比重较高,但是诉讼程序持续周期长,即便赢得诉讼,如果执行不了,欠薪问题还是不能得到实质性解决。如果做好事前预防,事中监督,很多案件不用闹到法院就能解决,进入诉讼环节的讨薪纠纷案将大为减少。”

  王琳则认为,正是注意到诉讼之后的执行难问题,《条例》增加了一条“兜底”条文:《条例》第六十三条规定,用人单位一时难以支付拖欠的农民工工资或者拖欠农民工工资逃匿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动用应急周转金,先行垫付用人单位拖欠的农民工部分工资或者基本生活费。对已经垫付的应急周转金,应当依法向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用人单位进行追偿。“这一条款既保证了农民工可以拿到工资,同时也一定程度将诉讼的负累转移给政府部门,为农民工减轻了负担。”

  业内人士共同的看法是,《条例》从工资来源、工资安全,到发放主体、工资收款主体、监督主体等都进行了明确,形成系统,从各个环节对农民工工资的安全发放给予了保障。

  特殊劳动权益保护更有针对性

  武子捷说,《条例》的出台还有一大意义在于明确了“农民工欠薪”问题中涉及到的各单位的责任,“哪些部门对农民工欠薪问题负有责任,出现欠薪问题时监管部门应该怎么处理,行业企业应该怎么处理,这些内容是以前没有的。”

转载请注明:扬州大学MPA教育中心 » 《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说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