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妖猫传》:陈凯歌的绚烂唐朝与日式怪谈电影之美

新闻 甘诺颖 194℃ yzumpa.cn

21

《妖猫传》中白乐天(黄轩 饰)与空海(染谷将太 饰)

参考消息网12月25日报道  《妖猫传》看得真舒服,恭喜陈凯歌终于还魂,预订个人年度十佳,毫无疑问这是进入新世纪17年以来,陈凯歌最好的作品。

这肯定是陈凯歌个人创作史上的又一佳话,却也一定是争议和尊宠共存。

1998年,陈凯歌和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一角川映画合作的《荆轲刺秦王》,因为剪辑版本众多,一度毁誉参半。但看过日本版的人都觉得这是一部牛气冲天、神经、癫狂的佳作,颠覆了以往秦朝以及秦始皇的形象,深受笔者以及诸多日本影迷喜欢。

约莫十年后,陈凯歌再次与角川映画联袂,《妖猫传》不仅延续了陈凯歌电影里的狂骨傲气,而且小说基础上想象出的长安城景象如画卷一般徐徐展开——浩瀚、开阔、苍茫。事实证明,狮子座的陈凯歌对癫狂、傲气的迷恋是来自内心深处的。片中白居易写诗痴狂,为人不羁,一心沉醉于杨贵妃的传说,倭国来的空海和尚,随和自在,处惊不变,他们都是内在纯粹,行事落拓的人。一个在创作上求真,一个在信仰上求真,而妖猫的出现正好成全他们的追求——这和陈凯歌以往电影里“不疯魔,不成活”的真性情人物一致。

盛世烟景里的枯寂人心

故事很简单。中唐时期,会讲人话的妖猫出没宫城内外、四处害人的事件在长安城不断发生,皇帝身边出来的文官白居易和驱邪大师空海互相遇见,并惺惺相惜,决定联手解谜。其间遇见了神乎其技的幻术师,一本倭国人留下的日记,以及“金吾卫”陈云樵……在幻术与真相,历史与现实之间,从杨贵妃与唐玄宗的“极乐之宴”和“客死马嵬坡”的碎片里发现端倪,一点点抽丝剥茧,解开了爱欲情仇的真相。

22


白乐天与空海联手解谜

《妖猫传》改编自日本著名奇幻作家梦枕貘的小说《沙门空海》,这位“现代版日本蒲松龄”,总藏身在人鬼殊途、人妖纠缠的故事背后,表达对两个世界之间的隔膜和牵挂,对心有灵犀却无法相守的哀感凄艳。陈凯歌也找到了表达梦枕貘小说中这种哀和美的创作手段——用《妖猫传》拍出了盛世烟景里的枯寂人心,富丽堂皇背后的宏伟废墟,以及歌舞升平与转眼间的百年孤独。

23


魅影绰绰的唐朝

很多导演心中都有一个“梦回唐朝”的计划,在已经执行的名单里,侯孝贤的唐朝是孤独清冷、看破红尘的刺客聂隐娘,徐克的唐朝是重重阴谋中勇敢解谜的皇家神探狄仁杰,张艺谋的唐朝是金黄刺眼、宫斗乱伦的杀戮,剩下陈凯歌的唐朝就是魅影绰绰、人妖难分的唐朝,亦幻亦真的隔世爱恋,如露亦如电的梦境,鼻息之间牵动人心。《妖猫传》的美术、布景到位,看得人心旌摇曳、精气神贯通,角川映画果然没看错人,陈凯歌的执行力完全没问题。

如何再现唐朝盛景,每个导演各有考量。但是华丽恢弘、气宇轩昂,从宫廷到民众都有一种泱泱大国的自信,这是大众心中的唐朝印象。《妖猫传》不可能纤毫毕现,有实景、实拍,也有后期特效合成,但却是目前为止最有想象力的唐朝景观,一草一木,亭台楼阁,花街柳巷,达官显贵,贩夫走卒,山海城郭……都呼之欲出,俨然一幅唐朝版《清明上河图》,这是日式的、纤细的唐朝,也是幽暗辽远、孤寂的奇观,正像一场幻术。

24


黄鹤(刘佩琦 饰)

日式怪谈之美

幽玄、鬼魅、物哀、耽美……是传统日式怪谈电影必备的美学元素。在电影语言上,创作者并不一味追求热闹明亮鲜艳的感官刺激,相反的,在可见与不可见之间浮游的“魂灵”,总带着一股森冷幽暗——这才是美的意象。这些“魂灵”时而妖魅,时而狂怒如魔,时而悲哀如赤子,一旦现身,几乎都是幽幽的、若隐若现的显形。“风流雅物皆清寒”,说的就是这种有距离感、分寸感的日式审美。

25


《妖猫传》幻术幽暗辽远

日本文豪谷崎润一郎在阐释日式审美的名作《阴翳礼赞》里曾写到:

转载请注明:扬州大学MPA教育中心 » 《妖猫传》:陈凯歌的绚烂唐朝与日式怪谈电影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