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聚焦 >  从中国到韩国再到被困美国:疫情之下,这家韩国人……

新闻聚焦 甘诺颖 75℃ yzumpa.cn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4月9日电(袁秀月)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给很多国家都按下了暂停键,无数人的工作、生活、学习都偏离了原有的轨道。而对那些在多重文化背景下生活的人来说,他们的经历可能更加不同。

  来自韩国的Hyemin Kim就是其中一位,她和丈夫一直在扬州教书,疫情发生后,他们辗转了中、韩、美三个国家,带着两个孩子坐过两次国际航班,自我隔离过两次。而现在,他们“滞留”在了美国。

  疫情之下,他们经过了什么样的旅程?在美国的生活怎么样?一起来看下她的自述。

资料图:3月20日,韩国仁川国际机场,入境人员大幅减少,诸多柜台已关闭。中新社记者 曾鼐 摄

资料图:3月20日,韩国仁川国际机场,入境人员大幅减少,诸多柜台已关闭。中新社记者 曾鼐 摄

  从扬州到首尔

  我来自韩国,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我和我的丈夫一直在中国扬州教书。大约在春节开始的时候,我听到有消息说,武汉暴发了一场严重的疾病。

  事情似乎越变越严重,人们说学校不会在原定的时间开学。两周后我丈夫要去韩国开会,我没有信心能独自在家照顾两个孩子,所以我决定和他一起回去。

  带着两个孩子去韩国是一场“战役”。我们全都戴着口罩,因为担心碰到什么东西,我不得不用一个婴儿背带抱着三岁的儿子。对于这么小的孩子来说,很难让他明白为什么要戴口罩。

资料图:1月30日,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T3航站楼,旅客戴口罩出行。中新社记者 于海洋 摄 图文不相关

资料图:1月30日,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T3航站楼,旅客戴口罩出行。中新社记者 于海洋 摄 图文不相关

  机场的每个人也都戴着口罩,我甚至看到有一家人穿着雨衣,戴着泳镜。飞机上也是如此,除了吃饭的时候,大家一路都戴着口罩。我们一吃完饭,就会立即把口罩戴回去。

  当我们到达仁川机场时,每个人都要检测体温。对于那些有咳嗽或发烧症状的人来说,他们必须要去医院做新冠病毒的检测。最后,我们乘坐一辆出租车回家,一路也都戴着口罩。到达首尔后,我们在父母家里隔离了两周。因为担心可能在来的路上感染了病毒,我们没有去任何地方、见任何人。

人们在商店开门前排起了长队。受访者供图

达勒姆,人们在商店开门前排起了长队。受访者供图

  由于我们最近去过中国,所以不得不待在一个指定区域

  之后有一天,我丈夫在美国的学校建议他回美国主校区(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工作。那会儿,他在韩国的会议也取消了,所以我们马上买了去美国的机票,由于没有直达航班,我们选择了换乘。去北卡罗来纳州的旅途跟来韩国时一样,我们做了重重防护。不得不说,戴口罩超过15个小时非常具有挑战性。

  当我们在达拉斯机场通过入境大厅时,由于我们最近去过中国,所以不得不待在一个指定的区域。等候室里很多人都戴着口罩,他们的年龄和国籍都不同。我们很害怕,因为孩子还很小,他们总是用手摸脸。不过,他们似乎比以往更加习惯口罩。尽管他们只有3岁和6岁,但也似乎意识到了新冠病毒并知道其危险性。

  在等候室等了大约两个小时后,我们再次接受了移民局官员的面试。他们隔着一段距离把我丈夫叫到了一个小隔间。我注意到,如果有人没戴口罩,工作人员会在谈话前先给他们一个。总之,我们通过了,因为我们在韩国进行了两周的自我隔离,并且没有任何症状。尽管我们错过了转机,但是他们还是为我们安排好了。这真的是一段漫长又疲劳的旅程。从父母家出发后,我们本可以在26小时后到达目的地。

资料图:疫情下的纽约

资料图:疫情下的纽约

  事情越变越糟:确诊人数应该比官方统计的还要多

  到达北卡罗来纳州后,我们再次在酒店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自我隔离。和两个孩子一起待在酒店房间里,这实在太难了。

转载请注明:扬州大学MPA教育中心 » 从中国到韩国再到被困美国:疫情之下,这家韩国人……